【越苏】

陵越背着手 站立在窗前 看着正站在窗沿上叫的正欢的阿翔 叹了口气:“都那么多年过去了 阿翔你怎么还是那么胖呢?”又恍惚想到:是啊 都那么久了啊…久到自己早已成为掌门 久到自己缕缕青丝变为满头银霜 久到自己那不肖师弟也已回到天墉城做了自己的执剑长老。

时光飞逝如白驹过隙。

想到屠苏 陵越唇边缓缓绽出笑靥 眼中的温情像是要溢出一般。

看着窗外一弯新月 陵越忽然想到从前 从师尊手中接过屠苏时 那软软香香的小师弟团在自己怀中 皱着眉 隐忍着不适 攥着自己的衣领 轻轻喊着“娘…娘……”也许就是那是 自己就已经下定了要保护这个小师弟的决心了罢。

他记得 那时 那之前从未有过的情感在胸口翻涌着 后来 他才明白 那就是保护欲 还有占有欲。

如后的朝夕相处脉脉温情 无一不潜入了两人的骨髓 在分离的那么多年 两人每日都靠着咀嚼回忆度过。

还好 他现在回来了。

若非不是中意于屠苏 天墉城素来最有原则的大师兄 为何会一味的护短于屠苏呢。

陵越逗弄着阿翔 想到:若自己早日发现 在当时执意将屠苏带上山 是不是就不会有那么久的分别了?

忽然习习凉风拂面 阿翔扑棱着翅膀飞远了 陵越猛然从回忆中醒来 才发觉束发的发带早已松散 屠苏推门进来 手中端着一碟甜心糕 对他说:“师兄 夜里风凉 快别站在窗口了。”看了看手中的碟子 不好意思的笑道,“师兄尝尝看吧 我亲手做的。”

陵越怔怔的看着屠苏 赶紧仿佛回到当年自己修炼辟谷之术时 屠苏催自己吃饭的场景。

恍若隔世。

“师兄…?”屠苏担忧的询问了一声 陵越心中感慨万千 只想将面前的人儿好好抱住珍藏。

让屠苏放下手中的碟子 陵越将屠苏压在榻上 解开屠苏那条紫色的发带 在他耳边呢喃道:“师弟…再也不要离开我了…好吗。”

“师兄 从今往后 无论几生几世 屠苏总会陪伴于师兄左右。”

陵越狠狠吻上屠苏 唇齿相依。

榻上银发青丝缠绕 情深意绵。


评论
热度(11)
© El Dorado | Powered by LOFTER